兴业系大溃败:折戟长生生物后再踩雷 神州长城
发布时间:2018-10-26

  更为讽刺的是,兴业证券对富临运业的盲目推荐。富临运业于2015年收购了一家名为兆益科技的公司,本来业绩表现不错的兆益科技在收购之后便迅速出现了的亏损。2016年,兆益科技的净利润已经变成了-783.5万元。

  兴业证券今年最大败笔是被迫成为成为长生生物第一大股东。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通过质押长生生物向兴业证券融资,截至2018年6月30日,张洺豪待回购金额为6.3亿元,质押9350万股。此后,张洺豪于2018年7月20日补充质押7336.24万股,截至兴业证券半年报披露,已累计质押近1.67亿股。

  (宁波、厦门国际、兴业、浦发)、1家券商(大同)、5家信托(兴业、百瑞、中信、渤海国际、陕西国际)。其中,兴业系踩雷金额最多,

  长生生物给了兴业证券一次惨痛的教训,但像这样的教训在兴业证券的历史上屡见不鲜。最著名的就是2016年的因欣泰电气造假案而受牵连。欣泰电气成为首个被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

  剩余20个地区均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亏损,值得注意的是,以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发达区域分支机构都出现了亏损。其中,上海区域分支机构以1925余万元亏损居榜首,广东区域次之达762余万元。北京、浙江也都超过了400万元。

  作为保荐机构的兴业证券虚假陈述行为领到罚单,即没收保荐业务收入1200万元,并处以2400万元罚款;没收承销股票违法所得2078万元,并处以60万元罚款。从被立案调查到调查结果公布,兴业证券的保荐项目被暂停了近一年。

  根据公告,兴业证券对长生生物“被迫持股”1.78亿股,“持股”比例高达18.29%,已经超过了其第一大股东高俊芳,成为“准第一大股东”。

  近年来,兴业系频频踩雷,尤其兴业证券最为典型。先是兴业证券保荐被誉为“欺诈发行退市第一股”的欣泰电气被罚。兴业证券又踩雷资本市场最火的长生生物。2017年上半年,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通过质押长生生物向兴业证券融资6.3亿元,长生生物因“疫苗案”正面临退市风险,如果退市,兴业证券将会最受伤。

  将股东和员工的利益绑在一起,可能也是为了挽留人才。掌舵兴业证券27年的兰荣去年刚离职,兴业证券也正处在求稳定的时候。对于这家地域性比较明显的券商,综合实力进入券商前十,营收规模容易达到,但是“内功”也许尚需修炼。

  然而在兆益科技亏损如此严重的2016年,兴业证券在当年12月却连发两篇研报表示看好富临运业,并且未提及富临运业将发生商誉减值的风险提示。

  根据2018 年上半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 33.09 亿元、净利润 9.90 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6.87 亿元,同比分别下降为 18.42%、32.33%和47.56%,扣除客户资金后的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高达74%。

  兴业证券给出的解释是,2018年整体经营业绩有所下滑,2018 年上半年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金融监管进一步从严趋紧,证券市场震荡、低位运行;一级市场直接融资下降较快;二级市场交易活跃度和行业佣金费率继续下行;沪深两市大盘指数下跌超 10%;债券市场有所回暖,但信用风险加大。

  全部归结于外部因素有失欠妥,其内部因素才是重中之重。宋清辉表示,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曾自诩为全中国性券商的兴业证券,有八成分支机构都出现了较大的亏损。暴露出公司的“肌体”健康情况令人堪忧,或与公司创新能力不足等因素相关。

  2017年8月17日,兴业证券按照相关规定完成员工持股计划的股票过户手续。兴业证券《员工持股计划(草案)》也显示,本次员工持股计划持有人盈亏自负、风险自担。随着股价的下跌,这意味着将由持股员工自行承担相应损失。

  盲目推荐、失败保荐等种种事件发生后,自身股价也大幅度的下跌,不仅坑了众多投资者,也坑了兴业证券的自家员工。

  2014年红极一时的百润股份,兴业证券在2015年4月曾力荐,甚至将茅台作为该公司的对标企业,兴业证券于2015年4月发布了题为《白马加冕直指千亿》的研报。随后的时间里,百润股价一直跌跌不休。

  根据兴业证券半年报,时间财经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兴业证券共有25个业务布局区域,而实现盈利的仅有5个地区的分支机构,分别为福建、山东、四川、陕西以及黑龙江。

  事实上,兴业证券是一家全国性综合类证券公司,是《证券法》颁布后全国首批获准增资扩股的10家证券公司之一,也是首批第九家被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核准为综合类的证券公司。1999年根据国家关于金融业“分业经营和分业管理”的政策要求,改制增资并与兴业银行脱钩,更名为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于此同时,短期借款暴增,负债率增高,资金逐渐趋紧。半年报显示,公司短期借款从期初的55.83亿元骤增至96.69亿元,较上期期末73.19%,负债总额为 1284.96 亿元,较上年年末增加 113.19 亿元,这些数据无不显示出兴业证券资金趋紧的事实。

  8月7日,兴业证券突发公告,与张泯豪、张湫岑二人一笔总额为6.3亿元的质押式股权回购纠纷,起诉二人至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但深陷旋涡的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泯豪对此恐怕无能为力,兴业证券不得不吞下苦果。

  长生生物因受问题疫苗事件影响,公司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9月3日已停牌。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停牌可能意味着不会复牌,已经走向了退市的边缘。且多家机构已经将长生生物的估值变为“0”。

  退市对于兴业证券来说伤害巨大,如果无法追讨回来,兴业证券6.75亿元这笔单子成为一笔坏账。对于兴业证券2018年盈利将带来较大影响。

  正如宋清辉评论的那样,“对于券商来说,只要下功夫整改缺陷,补上内控缺失短板,今后才有望避免重大损失,维持良好的运营。”

  根据7月24日,兴业证券发布公告回应市场关切,除张洺豪的待购回初始交易金额6.3亿元外,长生生物股东虞臣潘也有0.45亿元。虞臣潘和张洺豪合计质押长生生物1.78亿股,待购回总金额为6.7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