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投资界豪赌来看 蔚来赴美IPO上市之路会背
发布时间:2018-10-13

  当然,你站在更高角度来看,对于中国汽车行业来说,如今的目标是站到世界一线。资本谜局容易锁死很多存在活力的初创公司,这也就造成了一大谜题,这杆秤会不会进一步影响大工业,影响中国汽车的发展进程?

  对中国公司首次公开募股文件的审查表明,虽然创业公司从巨头们的注资中获利,但巨头们也拿到了相应的过量投票权,同时在招聘、兼并和收购以及其他战略决策方面充满了利益冲突,进一步加深创业公司对巨头们的依赖。

  国内的上市制度中,蔚来汽车目前的财报极为难看,根本不符合审核要求。而美股上市还有一大利好,可通过多重股权架构以保护创始人团队的控制权不被资本淹没。

  而另一大事实也很明确,新一轮的赴美上市热潮之中,很多公司的目的正是去BAT化。来自巨头们的大量投资让很多公司成长迅速,但是,科技巨头的慷慨捐赠需要付出代价。

  相比之下,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赚钱,但依靠外部流量来保持增长。回顾2016年中通快递的 IPO招股说明书,仍然表明阿里巴巴的支持很大。那一年,中通快递警告投资者,其75%的包裹数量来自阿里巴巴。中通表示,接纳阿里巴巴的许多合作伙伴“可能会增加我们的业务成本,削弱我们与最终客户的联系,甚至破坏我们现有的业务模式。”

  简单来看,摆在蔚来汽车面前的是制造、营收方面的问题,还有其他的周边费用,比如李斌自己算过的那笔账,蔚来的运营以及服务方面同样是一个“烧钱”的无底洞。

  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的掌门人就交付量产车一事进行了“约赌”,李斌和何小鹏在各自的互联网社交平台上说,到年底前,蔚来能不能做到交付一万台?蔚来赢了,何小鹏要买一辆ES8;蔚来输了,李斌就要买一辆G3。

  这就造成了一些新问题,当企业内部的领导者不同意其最大支持者时,很多创业公司倾向于妥协。美团将腾讯作为其最大股东,使用腾讯的一系列周边拓展实现预订,送餐和其他服务。腾讯庞大的用户群帮助美团快速成长,但是,如果美团无法维持与腾讯的关系,其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蔚来的存活蔚来汽车,中国造车新势力中的领头羊之一,市场中收获了大量意向订单,但同时这也是一家每天烧掉1200万元的企业。

  在美国股市上,美国的科技巨头们也因欺凌垄断而受到批评。不同的是,亚马逊,苹果和Facebook更喜欢的模式是直接购买公司并吸收它们,而不是为IPO提供资金。

  而与招股书一同提交的还有李斌的一封致投资人信,李斌称自己将拿出持有的5000万股(约其持股比例的三分之一)转入信托架构,在这部分股份保留投票权的基础上,所产生的经济收益用途将由蔚来的车主用户讨论和决定。但更多是画饼姿态,在可预见的几年内,蔚来毫无盈利可能,所以投资者们要面临的所谓分红,更多的是一个姿态而非实质。

  而港股和美股的IPO规则没有严格要求利润指标,互联网时代大家更关注的还是市场份额。所以,你能看到,如今赴美上市是一股热潮,比如那个“神奇”的拼多多。

  事关蔚来汽车未来的存活18亿美元的融资,本质上看只不过可以把3年来烧掉的钱填上,对下一步运营来说,说句意义不大我也敢负责人。而参照蔚来汽车的估值,370亿美元的体量,18亿美元的融资实际上只释放了很少的流动性。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里,中国互联网三大巨头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在资本市场也是争的你死我活,从投资数量上看,腾讯以113家稳居第一,其次是阿里的45家,最后是百度的39家,而在2016年,三家还是差不多齐头并进的,腾讯75,阿里为37,百度则为22。

  从投资领域看,腾讯的范围最广,从文娱、内容到AI、汽车,再到游戏、金融,几乎无所不在。而在汽车领域中,百度同时投资了蔚来汽车、首约汽车、威马汽车等。

  更重要的,2018年8月14日凌晨,蔚来向SEC(美国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计划融资18亿美元,与此同时,从旧金山开始路演。

  2017年,中国第二大搜索引擎搜狗上市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它披露更多有关其与腾讯关系的信息。而随后搜狗警告投资者,如果它失去了作为微信和其他腾讯平台的默认搜索引擎,搜狗只可以提供目前36%的流量。

  事实是,在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六个月中,蔚来汽车净亏损为5.02565亿美元,在2016年和2017年。蔚来汽车的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25.73254亿元和人民币50.21174亿元。

  2014年,被誉为“出行教父”的李斌联合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互联网企业与企业家联合发起,从事高性能智能电动汽车研发。迄今为止已经完成5轮融资,总融资金额接近150亿元,腾讯为其第二大股东。在2017年3月的战略融资后,蔚来估值达到200亿人民币。可观的数据,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

  也从这场IPO开始,引发了一连串的讨论。从时间和结果上看,蔚来汽车上市的步子迈得急了些,因为你会发现,它的融资额从此前的20亿美元变为18亿美元,这意味着未来选择的是宁可融资额比预期少一点,也要抢时间赶进度。

  交付面临困境,巨额的资金缺口迫切需要喂养,IPO的募资也不得不提上日程。对于蔚来汽车来说,拥有资金就拥有了与对手博弈的筹码,关键时刻也可用来解燃眉之急。

  所以,一切都很明显,风险和收益成正比,BAT三家已帮助中国下一代创业公司中的许多人受益,但它们的控制也可能会阻碍这些公司的长期前景。

  写在最后:这场资本大戏还会继续演下去,单纯把蔚来汽车IPO理解为快速套现的,显然有失公允。而更关键的是,关于如今的赴美IPO只是表象,有人为了募集资金,有人为了重构自身的资本构架,有人为了保持初创团队的活力。

  而如今的蔚来汽车,面临着很多现实问题。尽管它宣称,手握蔚来ES8车型1.7万台的订单数,但和特斯拉一样,交付困难,迄今为止也只才交付了481辆。

  在过去两年中,已有近二十家公司在首次公开募股的风险评估因素中出现了BAT巨头的身影。阿里巴巴对此做出过表示,旨在帮助企业与自身服务同步发展。而腾讯没有对于这些,作出回应。

  腾讯和阿里不甘示弱,腾讯同样投资了蔚来汽车、威马汽车,阿里选择投资小鹏汽车。这是一场资本领域的运作,但也侧面释放了一个信号,BAT三家都更倚重于投资更成熟的项目,初创期的项目想要获得BAT投资的机会越来越小。

  关于蔚来汽车的未来,急于上市,能够给投资人,特别是早期投资人一个体面的退出方式。目前看,虽几大机构投资者,腾讯、高瓴资本,它们不会退出,但至少李斌让更多人看到了他的态度。

  截止到今年上半年,蔚来汽车账上还有约44.8亿元,按照此前每天亏损约1200万元的速度,剩余资金还能消耗约一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