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投指数基金 是普通投资者制胜的不二法宝
发布时间:2018-05-15

  对于绝大多数普通投资者而言,获取收益的最佳投资选择是定投指数基金,这就我是读完《跳着踢踏舞去上班》这本书之后最为深刻的感悟。为此,我们通过本书所记录的两个案例予以论证。

  沃伦•巴菲特曾经在2007年与美国资产管理界的对冲基金经理有过一场赌约,巴菲特主张,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的10年间,如果对业绩的衡量不包含手续费、成本和费用,则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表现将超过对冲基金的基金组合表现。在巴菲特提出赌约之后,作为职业基金经理人的泰德•西德斯选择了5只组合基金应战。

  2017年底,赌约的最终结果公布——赌约开始的10年间,标普500指数基金实现了高达125.8%的收益,年化收益率8.5%;而在5只主动型基金当中,表现最好的基金C的收益率也仅有87.7%。

  上述结果印证了一个事实,即绝大部分主动型基金的业绩无法超越被动型的指数基金的回报率。换言之,在收取了更多的管理费之后,对冲基金经理们并没有为客户创造出比指数更高的回报率。该赌约在《跳着踢踏舞去上班》中亦有记载,在本书出版时(2011年),赌约尚未分出胜负。不过,在经过了连续3年的优异表现,标普500指数还是由2008年的落后成功实现反超。就像巴菲特所说:“我只是希望《伊索寓言》是正确的,乌龟真的能够战胜兔子。”而如今,“寓言”成真的同时,也用最客观的事实证明了,对于非专业的个人投资者,在资本市场上最佳的投资途径是定投指数基金。

  本书同时还披露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的故事。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进一步证明,不仅可以战胜指数的投资机构凤毛麟角,而且世界上也不存在什么神秘的模型可以长期获利。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最开始的耀眼之处在于,该公司拥有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合伙人以及多位知名高校的专家学者和浸淫华尔街多年的精英同僚。正是这样一群才华出众的投资人,利用他们所掌握的数学模型和计算机技术开发出了一种电子化交易,通过“市场中性套利”策略获利。

  起初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获利颇丰。不过,由于数学模型是建立在历史数据的基础上,在数据的统计过程中,一些概率很小的事件常常被忽略掉,这为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随后遭遇“卢布贬值”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悲剧说明什么呢?说明了投资是哲学与艺术的结合,投资永远不可能变成一种单纯的技术活——既无法用计算机全部模拟,也无法用数学公式替代投资研判。而且,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从人性的角度理解投资并且创造佳绩。就像马克•塞勒尔在哈佛大学演讲时所说的那样:“投资者若要战胜市场,首先要战胜自己,这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使命。”

  于是,这就再一次回到了本文最开始讨论的话题——既然绝大多数投资者无法成为投资家,绝大多数自称能获得超额回报的所谓的专业投资机构也不能长期战胜指数,最先进的计算机也无法取得高于市场的表现,那么,最合理的选择莫过于定投指数基金,一心一意地追随市场取得同步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