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亏损了怎么办(五):那些年我们经历的熊
发布时间:2018-09-22

  伴随着各种利空的式微,2013年四季度市场开始了熊转牛,事后来看,这主要得益于以下几个方面:1。时间因素:经过了历史上最长的5年调整,利空充分消化。2。估值够低:蓝筹股估值10倍市盈率以下,历史最低,股息率超3%历史最高。3。公司质地改善:国民经济主体已基本上市,市值超过GDP的50%,达到历史最高,股市反映经济成长较以前更为扎实。4。有新增资金:“杠杆类产品”不断增加,为市场增添了不少的新生力量。5。经济稳定:宏观经济无大的风险因素。

  2008年9月15日,美国东部时间,凌晨1时,于1850年创办,有着158年历史的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在美国财政部、美国银行及英国巴克莱银行相继放弃收购谈判后,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负债达6130亿美元。雷曼兄弟的破产无疑将金融危机推向了高点。

  每次的行情都不同,而每次的行情又很相似。“以史为鉴”可以让我们看清楚很多事情,这一篇我们就来看下2010至2013年的四年大熊市里的一些故事。

  彼时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也感到了阵阵寒意,为了防止经济滑坡,中国出台了“四万亿”计划,为了花钱,中国成立了不少“政府投融资平台”。这也是在中国的金融史上浓彩的一笔。

  伴随着中国4万亿,中国的股市迎来了有色金属的一波相当漂亮的反弹行情,同时中铝收购力拓的并购案也告吹了。

  佛家讲究因果,经济和金融更是如此。牛市是若干年积聚的结果,而熊市则是牛市透支的结果。要看2010年至2013年的历史性的大熊市,还得从2007年说起。

  通过政策手段来避免“经济危机”,只能是人为地拉长或延后了危机的发生,但无法从根本上消除危机的负面影响。

  市场跌得监管部门坐不住了,证监会2012年颁布约70项“治市”新政,一针一针的“强心剂”打下去,市场却似乎不为所动,“黄金底”、“钻石底”一路下破,有人戏称A股成了“深不见底”。而时间走到2012年12月4日时,沪指盘中创下1949点新低,被机构戏称为“建国底”。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2012年涨幅位列倒数第二和倒数第一。2012年,在股民中流传着许多的“囧事”和“囧股”。最“囧”的事情莫过于:“你爸炒股,你妈炒股,你们全家都炒股。” 中国股市的低迷一度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森马服饰被一笔14手的卖单将其股价瞬间砸至跌停价位,而这一卖单成交额仅为2.5万余元。大家感慨,流通市值超13亿元的森马服饰连区区2万多元的卖单连14手卖单都托不住……这样的记忆应该成为A股“熊市”最惨痛的印证。

  第一篇和大家讨论了基金盈利的关键在于时机的选择和投资标的的选择。第二篇和大家讨论了目前的市场情况是处于底部区域,但短期内很难看到大的反弹。第三篇跟大家讨论了基金的“好坏”跟我们的预期关系很大。第四篇跟大家讨论了面对基金亏损我们如何与客户进行沟通。

  似乎比较悲观,但“A股有熊市、投资无熊市”,资金始终是需要去逐利的,熊市自然有熊市中资产管理方式。下篇将作为本系列的终结篇来和大家讨论下熊市中如何进行投资:A股有熊市、投资无熊市。热门搜索为您推荐更多评论>

  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基本上告一段落了,但中国的故事才刚刚开始。靠打“强心剂”支撑的中国经济,副作用开始显现了出来。放水的资金大多进入了基建项目和房地产,而实体经济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股市一路开始了一路下坡狂奔的行情。

  2007年中国股市蒸蒸日上,3000点才是起点,甚至有机构高看到8000点,为了抑制火爆的股市行情,央行不断地通过加息来收紧货币和传导信息,财政部甚至通过提高印花税的方式来直接打压市场。当然,很多人认为,此时高层对经济的判断是“过热”,明显有误判的成份。但就在此时,从太平洋的彼岸传来了不过于好的消息,美的次贷危机有欲演欲烈之势,2007年4月,美国第二大次级房贷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的破产敲响了次贷危机的警钟。并蔓延至了欧洲和日本,甚至香港和中国的一些跨国企业也受到了影响、而大牛的A股也在2007年末、2008年年初宣告结束了长达3年的牛市行情。

  近日接到不少童鞋们的咨询,纷纷反映说买的基金亏损严重,亏损超过10%的比比皆是。去年这个时间,给大家写了一篇“去年买的债基收益不理想怎么办?”鼓励大家在债市的低点勇于投资债基,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债市小牛市让当时投资了债基的童鞋们有了不错的收益。现在股市跌得一踏糊涂,该不该大胆去投资股市呢?

  不管是从时间还是从行情特征来看,目前的行情都很像2010年的行情。这次的磨底行情是要2年还是3年?大家都不太乐观,不管怎么说,股票市场始终是经济和资金的镜子,这次的熊转牛要等杠杆清理基本完成、宏观经济稳定后才可能真正的开启。现在确实还为时尚早。

  后面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大家期盼中的牛市来了,也就是史无前历的“杠杆牛”,领导希望的“慢牛”始终没有出现,随着清理杠杆,中国再次进入了漫漫熊途中。

  次贷危机可以算作是美国的一次“市场化”的清理杠杆,而在十年后的中国,故事在重演,P2P的神话不断破灭、债券不断违约。异国的教训并非让我们增长记忆,我们一向坚持具有“中国特色”。次级资产的膨胀造就了无数的富翁,而造成了无数的家庭家财尽散,财富并未凭空消失,而是又一次地进行了洗牌。

  随着漫漫熊途的不断磨底,2013年开始不少国内外机构开始看多中国股市。但钱荒事件所造的股价双杀则是“人祸”的成份更浓一些。当大家都为余额宝收益破6狂欢时,却不得不去承受利率上行对实体经济的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