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国私募股权母基金趋势预测
发布时间:2018-08-13

  投资人想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但是市场上GP太多了,就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因此,需要一个中介和桥梁,所以母基金就出现了。投资人把钱给母基金,再让母基金投向最优秀的GP。

  金融为器,母基金就是一“大器”。基金玩的是产业生态,母基金玩的是“投资”生态。用生态思维做母基金,做好投后管理,放大后续的价值创造,链接价值后期产业的资源,投资和产业相互反哺,才能做出“不一样的母基金”,才能使母基金的投资和布局有“格局”,为投资者提供恰当的价值回报。

  在业界看,中国的天使和VC机构也经历了几轮的成长期,看似很成熟,已经进入了大浪淘沙的阶段。但实际上,对于中国的大量民间资本和高净值投资者来说,对私募股权投资还相对陌生。特别是早期创投类投资风险大,门槛高,这就将大量的社会资本拒之门外。

  大量的非专业投资者,是难以了解和选择GP的,更难以直接参与投资创新企业,获得捕捉“独角兽”的机会从而获得超额的投资回报。因此非专业投资者想要参与投资于创新企业,需要有一个绝佳的契机,二者的交汇点就是母基金。有人称:母基金是中国非专业投资人进行长期投资最好的选择,道理与此。

  “生态”这词烂大街了,不说显得自己很Low的样子。其实,母基金本身的站位很高了,因为高度够,所以可以玩生态。

  想要成为一只成功“母基”,就不能“看窝下蛋”,不能看看榜单和奖项就决定把钱给谁。母基金需要建立自己的投资策略,策略要靠系一列“套路”和工具来实现。母基金需要有自己的“大数据”,在大数据的帮助下,利用技术手段,成熟母基金管理团队的投资研究工作会更“有据可循”,从众多数据研究中全维度归因GP的历史业绩,通过多标签画像优选投资标的。进而完成对拟投GP投资组合、历史业绩、归因分析、组织框架、投资逻辑等方面全面考察,让投资回归价值本身。

  母基金不能做“二传手”,简单的把投资人的钱给GP。不能理想的只做“财务投资人”。母基金今后要把财务的投资和战略投资要结合起来。虽然很多LP不想这么干(想那么多,多累多苦逼啊)。但世界变化很快,母基金管理者也要有增值服务能力,母基金也得有产业情怀,母基金也得树招牌。

  未来不管是母基金还是资产管理公司,一定会跟产业有更多的融合。而区域综合发展母基金是2018年母基金发展的又一趋势。如:PPP母基金、产业母基金和创投母基金。因此,2018年,政府背景的母基金将浮出水面。

  因此母基金2.0版本竞争的核心,变成了专业化和技术化的管理。这里的专业化和技术化不同于GP的专业化和技术化,而是在母基金的层面,指资产配置、投资策略、生态建设、资金管理、投后管理等方面。

  但随着过去几年间,民间资本经历了股市、信托、互联网金融、P2P的大起大落,对风险和投资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2018年“资管新规”宣告了固收类产品的时代宣告终结,权益类产品时代黎明乍现。“独角兽”的概念弄得有钱的金主们心里痒痒的,谁都想抓只独角兽来养养。因此,在2018年这些民间资本将会自发的去寻找优质的投资标的,而母基金将会成为他们的选择之一。尤其唐宁先生这样的大咖们一直在非常努力和高调地进行市场宣传和营销,将在2018年产生“效应”。

  PE二级市场(PE Secondary Market)在国内比较小众,主要指从已经存在的LP手中购买相应的私募股权权益,也包括从GP手中购买私募股权基金中部分或所有的投资组合。

  中国的创投母基金规模都不大。但母基金需要规模效应。首先,规模越大,配置多元化资产的可能性越大,风险才会越小;其次只有大规模才能打通创投上下游,实现母基金为子基金赋能的可能。

  白马基金GP一直是母基金的争夺对象,而黑马基金GP将吸引大量的资金,其他的GP则在一旁苦逼的郁闷。2018年在基金投资领域的头部化现象将更加突出。针对头部GP的争夺也会更加激烈。因为对于大多数投资人来说,最关注和和唯一认为看得懂的,主要就是财务指标。

  传统的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是为了促进当地产业的发展,也是为了依托当地的优势产业、上市公司和资本的集团,做行业的整合基金和并购基金。

  随着证监会“私募股权估值指引”的指向,二级市场的出现成为一种可能,而私募股权基金的二级市场具有难以想象的市场空间。PE二级市场不仅满足现有投资人的获得流动性的需求,是PE基金的一项新的退出渠道, 而流动性的解决将创造巨大的价值空间。当然,PE二级市场由于定价和交割的问题,还有一个缓慢的成长期。但2018年,应该能够看到PE二级市场的出现和点点星光。

  预计2018到2019年,随着资管新管和监管措施的出台,包括对政府引导基金的进一步考核措施的出台,可以看到母基金行业马上会进入2.0版本。经过三四年时间的发展,母基金的水平已经有非常大的差异化。比如说前海母基金、清科母基金,基本上都实现了12个月、18个月就进行第一次的现金返还。这些现金返还背后的逻辑,是产品设计能力,产品管理能力和技术处理水平,都能够满足第一波投资人的基本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