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不是暴富捷径 只是一种理财工具
发布时间:2018-09-30

  而在大宗商品市场,周旭今年的主要盈利来源于PTA、橡胶等化工品种。“有些品种价格波动剧烈,产品市场规模大,人为控制价格的可能性小,这样的品种通常是我们交易的良好对象。”周旭表示,但是也需要注意,商品期货中的每一个品种,其实相当于股市中的一只股票,相对而言,具有个股风险。反观股指期货规模大,个股风险也小,所以他对于股指也一直情有独钟。

  趋势交易者,信奉技术分析三个假设,承受一定的风险,追求市场波动带来的收益。有多套成熟交易策略,不拘泥于短线或长线,强调稳定获利,风险可控。采用全自动化程序化交易。

  程序化交易最直接的好处是能够克服交易中的贪婪和恐惧,执行交易坚决果断。回忆起最初使用程序化交易时,周旭表示自己也会有贪婪和恐惧存在,比如在一段时间行情顺风顺水,资产净值不断攀升,这时候觉得自己的策略完美无缺,就想进一步加仓;当行情小幅振荡,程序化交易反复出错时,又会怀疑策略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失效了。

  从“sunni520”的累积净值曲线图可以看出,该账户净值曲线一直呈震荡上升走势,截止2018年9月21日,净值为2.15。周旭认为自己的曲线回撤还是偏大了一些,由于主要还是趋势跟踪策略为主,所以当日内出现大涨大跌剧烈振荡的时候,或者小幅横盘震荡都会造成净值的下降。若是建立策略组合,选择若干相关性低的品种,构建长、中、短周期搭配的策略或许能够把回撤控制在更小的范围内。

  在期货、股票市场创造的财富神话数不胜数,以致于在不少人眼中,这是一条通往财富自由的捷径。然而对于我们今日所展示的账户“sunni520”的操作人周旭来说,无论是股票、期货交易,都只是理财方式的一种。投资理财对于每个家庭都非常重要,普通的老百姓603883股吧)缺乏专业的金融知识,更多可能会选择买房、存银行来进行理财,而对于有一定金融基础的周旭来说,他认为如果能够运用包括货币基金、理财产品、债券、股票、期货、期权等等多种投资工具,建立投资组合,最终达到年化收益15%以上,五年资产翻番的结果,那就非常不错了。而实际来看,周旭期货账户今年的盈利远远超过了15%。

  今年由于苹果、PTA的大涨,基本面分析成了一大热门,不少曾经的纯技术分析交易者也投身于实地调研中。而周旭则是坚定的技术分析派,他认为做为一个普通投资者,在信息的获取方面是处于劣势的:信息获得会滞后,信息的真伪性难判断,信息的全面性难以掌握,信息的关连关系以及信息的影响深度难以把握,加之大量的信息也会顾此失彼。所以他更相信涵盖一切信息的市场行为,发现趋势并且跟踪趋势。

  在多年的教学过程中,他总结能力和心理两者是投资成功不可或缺的部分。“首先,要掌握一定的投资分析技能,无论是基于基本面分析,还是技术面分析,或者是从事量化分析,这些分析能力需要经得起市场的检验,不是停留在书本上的知识,而是真真切切的分析能力。”周旭表示,“其次,要训练投资心理承受能力,投资有成功有失败,胜不骄败不馁。”而他自身的交易水平也在不断的教学与实践中提升。

  “2014年底,沪深300行情刚启动,我账户的净值不断上升。有一天,出现一根大阳线,股指多仓当天获利丰厚。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当天下午收盘前把账户平仓,想着落袋为安。”周旭说,“可是晚上躺在床上,我问自己‘以后还用程序化么?’‘用’‘恢复交易有没有确定的介入点?’‘不能确定’‘信任自己的策略么?’‘那当然’于是我第二早上重新恢复持仓。”最终坚持系统的他等来了2015年股指期货的大行情。

  湖北武汉人,本职工作为教师。自1996年开始投资股票,2013年涉足期货,尝试过权证、外汇、期权等各种投资工具。

  周旭说,在那段时间里,他每天晚上都会反复计算对比。结果发现实际交易结果和模型预期又是一致,模型测试也没问题,于是只能坚持,再往账户里追加保证金。但交易归交易,生活归生活,交易亏损的资金决不能影响到正常的生活,所以即便心疼已经亏损的钱,周旭还是给自己下了“死命令”,亏到15万就必须停下来。最终他还是收到了行情的眷顾,当亏到接近十三万的时候,出现了一波流畅的趋势行情,一个星期盈利十五万,把前面一个多月亏出去的全部收回,还赚了两万。从此他信心大增,正式开始了期货市场的程序化交易之路。

  交易之路永远是布满坎坷的,周旭万万没想到一上实盘就直接碰上了“最艰难的时期”。一方面,行情持续震荡整理,迟迟不出方向,对于趋势跟踪策略来说就是不停止损,两面碰壁,没多久就亏了十几万。另一方面,由于是刚接触程序化,即便是有了对历史的回测支撑,心里对于策略也没有足够的信心,连续亏损后便开始怀疑是否是策略出了问题,甚至是怀疑程序化到底是否可行。这也是不少数程序化交易者在初期都会产生的困惑。

  如今回想起那段每日提心吊胆的经历,周旭表示,还是忽视了潜在的风险而只是乐观的看见未来可能的收益。“以沪深300为例,保证金一手大约16万,相当于买了价值九十万的一揽子股票,所以期货交易首先要考虑市值管理。”高收益是通过提高杠杆来实现的,而与此同时,也要考虑到回撤可能产生的损失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目前对于周旭而言,大多数的情况下只使用2倍的杠杆,极端情况下也就3倍左右。宁可放弃高收益,也不愿徒增压力,真正把期货当做一种理财手段来看待。

  但同时程序化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它机械不炅活,我们常说的盘感,一些只可意会不可官传的想法和思路,无法通过编程实现。但是每个在市场中获得成功的人都必定有其一套能够坚持的系统,在机械性和灵活性的选择中,周旭选择了机械性,选择了坚持。他不刻意去追求高收益,不求大赚一把,只求在涨涨跌趺,有赚有赔的长期过程中,获得正向收益。

  周旭是一名老股民,从1996年起就开始炒股。后从股市转战期市,首先上手的就是股指期货。和大多数的程序化交易者一样,在经历了编写交易模型,历史数据回测,探寻模型参数,模拟账户运行试验后,他便信心满满地上了实盘。2013年只有沪深300指数,一手的保证金就需要十几万,加上可能的回撤预算,至少需要20万,这对于普通的上班族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周旭本职是一名高职高专教师,在校讲授证券投资和理财的相关课程,帮助他的学生们获取所学专业应具备的技能,为证券市场培养和输送技能型人才,主要侧重于金融营销、金融服务等人才的培养,还有部分学生通过训练可以成为优秀的交易员。